<button id="z3j9o"><object id="z3j9o"></object></button>

      <dd id="z3j9o"></dd>

    1. <dd id="z3j9o"><pre id="z3j9o"></pre></dd>
      首頁 共享經濟正文

      共享雨傘遭用戶投資人冷眼 共享經濟或將面臨資本寒冬?

      而這十余家共享雨傘總體而言有三種運營模式:借助機器的自助設備型、隨處使用的自由借還型、聯合商家的商戶借還型。

      投資人 共享經濟

      不論是哪一種,都已經有各自的運營邏輯,但殊途同——目前歸營收的方式僅依靠租金。如果純粹依靠租金營收會如何?會如共享單車ofo宣稱的那樣已經在兩座城市實現盈利嗎?

      我們在一位共享雨傘的從業者的幫助下構建了一個商業模型,以2016年的深圳各項數據為例,以3萬把共享雨傘計算:

      投資人 共享經濟

      從圖中可見若光依靠租金,共享雨傘兩年內幾乎無法盈利,而雨傘的使用壽命最長也就2年,重新投入意味著新一輪虧損。

      不過即使光靠租金無法收回成本,理論上來說,通過廣告+租金兩條腿依舊可以支撐起一個健康的共享雨傘生命,別忘了如果給雨傘內外印上商家廣告,那就是一個長期的戶外移動廣告位,相信這種擊鼓傳花的變現套路創業者早已滾瓜爛熟。

      魔力傘創始人C E O沈巍巍在接受采訪時介紹,魔力傘在廣州已經接到廣告,主要通過傘面印制logo,按照一定時間和數量投放,不過這第一批廣告是團隊嘗試性的試驗,價格定得也比較低。e傘也表示目前已經在洽談廣告,稱預計接下來投放175萬把傘,每把將獲得10元的廣告費。該團隊表示,其項目的盈利模式主要在于廣告,傘面廣告和A PP廣告。

      如此來看共享雨傘可能會是一個好生意,那么共享雨傘目前融資狀況如何呢?

      答:大多數投資者作壁上觀——目前為止確定的僅有春筍、e傘和魔力傘完成了天使輪融資。

      這一次,投資者似乎猶豫了。

      投資人 共享經濟

      投資人 共享經濟_e袋洗 共享經濟_零工經濟與共享經濟

      昂若資本創始合伙人王磊從去年就開始關注共享雨傘,并且也在積極接洽投資,但他對進入一個新的領域仍很慎重,“無論財務模型的計算如何完美,要看這種模式未來發展的狀況,還要等時間檢驗,尤其是要看項目的融資能力,是不是有足夠的資本支撐它們度過初創的艱難和未來的競爭期,最終站穩腳跟?!彼f。

      能圖資本創始人、總裁熊芬則認為,共享雨傘和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會存在較大的差別。這個差別不僅體現在產品的定價方式、營銷推廣方式上投資人 共享經濟,還體現在項目本身的變現能力上;同時共享雨傘是否還與市場早已經存在的營銷贈送雨傘的變現存在異同,也是值得考慮的。

      3.充電寶與雨傘云泥之別,資本寒冬侵襲共享經濟

      既然幾乎在同時間大火的共享充電寶能創造“10天融3億、40天融12億”的神話,為何共享雨傘被投資者如此差別對待呢?共享雨傘怎么了?說好的帶上“共享”倆字就能傍上“投資如洗錢般迫切”的金主呢?

      我們先來看連王思聰都愿為之“吃翔”的共享充電寶(共享充電寶其實是充電寶租賃,共享與租賃的區別在于資產私有還是公司所有,這里不作贅述)。

      雖然給沒電手機充電是剛需,但用共享充電寶給手機充電不是,因為有許多替代方案(買一個新的,或者到某些店面充等等)。

      更重要的是投資人 共享經濟,共享充電寶要求使用者處于一個苛刻的情景:頭晚忘記充電、不隨身攜帶充電寶、短時間內處于戶外、身邊剛好有共享充電寶設備、對其安全性不質疑。因此它是相當低頻的。

      共享充電寶由企業統一采購充電寶進行統一投放,需要投入軟硬件成本、渠道成本及運維成本等等,因此它是相對的重資產。

      所以,共享充電寶的本質是:非剛需的、低頻的、重資產的租賃經濟。

      再回頭看共享雨傘。同理,不被雨淋也是剛需,但使用共享雨傘擋雨并不是,因為有許多替代方案(打滴滴、等雨停、找人接等等)。

      與共享充電寶類似的是,共享雨傘也要求使用者也處于一個苛刻的情景:沒車或沒開車出門、出門前晴途中降雨、沒有帶傘的習慣、身邊剛好有共享雨傘且“伸手”就能用、對共享雨傘不排斥。因此它也是相當低頻的。

      與共享充電寶不同之處在于,共享雨傘造價較低,是相對的輕資產。

      所以,共享雨傘的本質是:非剛需的、低頻的、輕資產的租賃經濟。

      如此看來,相對于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唯一的差別——輕資產。

      要知道單品價值低是產品快速規?;木薮髢瀯?。所以雨傘更接近盈利,ROI更高、更具商業價值,然而卻沒有像前者那樣備受投資者青睞,兩者的對比甚至是云泥之別。

      投資人 共享經濟_零工經濟與共享經濟_e袋洗 共享經濟

      與之類似的是,共享籃球、共享服飾、共享洗衣機、共享健身房看似被媒體調侃得火熱,實則也同樣遭遇資本冷眼。

      投資人 共享經濟

      因此,我們得到一個洞察:共享經濟在資本層面很可能出現了拐點,以共享雨傘遇冷為界,資本已經更加理智和克制,類似共享充電寶領域的資本狂潮幾乎再不會出現,共享經濟的資本寒冬很可能已!經!到!來!

      這場寒冬并非毫無預兆。在剛開始的互聯網下半場,創業者與投資人在對線上流量枯竭的焦慮中,發現了被“共享經濟”銀裝素裹的線下流量,于是瘋狂涌入。在錯過了共享單車后他們把充電寶視為救命稻草,誰知遭遇當頭一棒——輿論就幾乎一邊倒地痛批“創業者忽悠”、“項目是條死路”、“投資人盲目進入,坑害接盤俠”,于是終于有些人開始冷靜。

      終于,大多數人都發現早前的滴滴Uber、Airbnb與現在的充電寶、雨傘、籃球早已不是同一類“共享”,最大的區別是前文提到的所分享物品是個人私有,還是企業所有。前者叫共享,后者是戴著共享高帽的租賃,你可以稱之為“偽共享”。如今,這頂高帽越來越達不到“增高效果”。

      當更多人有了這個認知后,冷靜,就在創投圈中滾起了雪球。

      在這場美其名曰“共享經濟”的餡餅暴雨中,投資者們直到發現腦袋上流淌著的不只是果醬還有鮮血后,才幡然醒悟,每個落下的不都是笑臉形的餡餅,也有屁股大的鉛球。

      終于,他們終于學會了落腳避雨,而不是埋頭猛沖。

      評論

      国产老肥婆牲交videos_波多野结衣aⅴ在线播放_亚洲欧美日韩综合俺去了_波多野结衣爽到高潮漏水大喷视频